网球职业球员的生存:光鲜还是残酷?

网球,是一项高度个体化、且又需要团队支撑的体育项目。一切成绩都依赖球员个体表现,即使是高排位的职业球员,一旦受伤,几个月以后排名就可能掉到100名以外。但如果你能担负得起聘请一个团队,你会有更好的比赛成绩和更高的收入,继续聘请一个团队来帮关注自己训练、比赛和身体恢复,从而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高度商业化的网球项目使得高排位职业球员的收入极为可观。但是职业网球球员的收入随着他们的排名变化差异极大,这也让很多青少年选手在面对是否步入职业网坛的选择时经常望而却步,因为他们今后很可能面临着不能担负生活和比赛差旅的窘境。

有些球员不无心酸地形容他们的挑战赛、希望赛日常:开一辆旧车去比赛,可能的话住朋友家的沙发,经常想着接下来几周的比赛奖金收入来自哪里?

对于大部分职业网球球员来说,比赛奖金收入就是他们最主要的收入。有时为了能支付的起参赛的差旅住宿等费用,一部分人还要兼职做一些教练工作、或者参加俱乐部比赛赚取出场费。大部分人没有钱去聘请教练、体能师、营养师、按摩师、固定的陪练等。

所有ATP球员的排名前13%,也即排名前195的人,年度比赛奖金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上;

随后大约有70人,也就是ATP排名200-270名的球员,年度比赛奖金收入在5-10万美元之间;

随后大约125人,也就是排名在270-400名左右的,年度比赛奖金收入在2-5万美元。

ATP排名400-450名的职业球员比赛奖金收入,与麦当劳餐厅(美国)打工者的收入差不多。

ATP 排名前五球员平均每年的奖金收入已经非常可观,平均达到800万美元/年,因此他们可以聘请得起任何金牌教练、甚至带着高压氧仓满世界飞、还可以购买统计大数据“一眼看穿“对手。对于高排位球员来说,比赛奖金只是收入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商业代言收入更加客观。

上面的柱状图就是上述年度比赛收入统计的图表,收入随排名锐减地速度,让排名350以后的选手的收入在图表中“不可见”了。

导致这种极度收入不平衡的原因,是不同等级比赛的巨大奖金差异。大满贯、及ATP巡回赛的奖金要比“ATP挑战赛”和“ITF希望赛”高出太多。下方表格展示了不同等级比赛奖金的分配。

举例来说,美网冠军奖金是385万美金,而一个15M希望赛冠军的奖金是2160美元,前者是后者的1782倍。即使大满贯一轮游的球员,也能获得58000美元奖金。

想要确保进入大满贯正赛,基本需要排名在ATP的前104位。达到了这种排名水平,该球员的网球职业从财务角度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新境界。

从ATP巡回赛250到挑战赛125级别,前者的冠军奖金是后者的5倍左右。而从男子职业球员的角度来讲,获得一个挑战赛125级别的比赛也不是非常容易、经常发生的事情。即使赢得比赛冠军,奖金收入相比ATP 250赛断崖式下降,可想而知这些以挑战赛为目标的球员的奖金收入相比ATP 250赛为目标的球员要缩水很多。

年收入在200万美元的球员集合是一个较大的集合,世界排名15-38名的大约24位球员,年收入都在这个级别。

目前,有很多球员都在呼吁比赛奖金的更合理分配,让更多年轻球员、和以网球为职业而奋斗的球员能打得起比赛,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水平。毕竟网球运动的繁盛发展和高水平球员的涌现,还是需要一个非常稳固的网球金字塔底座,需要一个非常高水平的职业球员群体在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