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俱乐部剧情

篇一:搏击俱乐观后感 《搏击俱乐部》解析人人网深度解析【搏击俱乐部】 【内容简介】 杰克(爱德华诺顿饰演)是一个充满中年危机意识的人,他非常憎恨 自己的生活及一切,再加上他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因一次参加睾丸癌 治疗团体后不再失眠,于是对参加各种疾病治疗团体上了瘾,只为了 能接触人群。 在某一个睾丸癌治疗团体的聚会上,杰克遇上了一个跟他同样上瘾的 女烟枪玛拉(海伦娜宝汉卡特饰演),她跟杰克一样什么病也没有, 但杰克对她的存在却极为不安,于是俩人达成了分开参加活动的协 议。。在莫名激素的影响下,杰克和玛拉一起逃离了晚会,两人的情 愫因而滋生??。 在一次旅途中,杰克遇到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布莱德皮特饰演), 回家时发现公寓离奇地被炸毁,于是他给泰勒打电话并住进了他家, 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了好友,为了找寻刺激,开始创建了“搏击俱乐部”: 一个让彼此不戴护具而互殴的聚会,在那里他们可以把一切不快的情 绪宣泄,籍着自由搏击获得片刻的快感。 某夜,泰勒与玛拉发生了关系,这让杰克非常忌妒。米乐M6同时“搏击俱乐 部”也成了全国性的地下大组织,所有成员都将泰勒视为教父。为了

辨识起见,成员还都剃了光头。随着“搏击俱乐部”规模与人数的不 断扩大,泰勒开始煽动会员对社会进行破坏,杰克对于“搏击俱乐部” 的现况及泰勒的疯狂模样越来越无法忍受,所以他决定疏远泰勒。但 是,此时的“搏击乐部”成员却发起全国性的暴动,他们炸毁了不少 建筑物??杰克在阻止他时却震惊地发现:“泰勒”与他是同一个人, 于是他拼命地不让自己制造的破坏计划实施?? 不可否认的是,《搏击俱乐部》的确是一部暴力的电影。情节表现得 十分的残暴血腥,当然,所有这些血腥的镜头都是为了揭示影片的主 旨:人天性残忍,而每日的辛劳使人变得麻木不仁,充满失落、挫折、 绝望、精神空虚,长期的压抑引发狂最原始、最野蛮的本性,结果产 生难料的后果。搏击俱乐部的成员们都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边缘,这 个社会使人成为失 掉人性和良知的牺牲品。他们已经变成了机器上的零件,他们恢复个 性观念的唯一方法就是返回到最原始、最野蛮的痛苦和暴力的动物本 能中。 “搏击俱乐部的法则之一,不能谈论搏击俱乐部;搏击俱乐部的法则 之二,不能谈论搏击俱乐部。”布拉德.彼特的原则取消了我们的话 语权利,他想要传递的是一种不可言传也不必言传的精神意志,这种 意志唯有通过在灵与肉的搏击中的自我毁灭才能承传下去。 《搏击俱乐部》——价值与分裂,暴力与解决本片的主要人物只有三 个:杰克、泰勒和玛拉,一个白领职员、一个肥皂制造商、一个偷卖 衣服为生的女烟鬼。影片的剧情也不复杂:患有失眠症的杰克因一次

参加睾丸癌治疗团体后不再失眠,于是对参加各种疾病治疗团体上了 瘾,同样上瘾的还有玛拉,她跟杰克一样什么病也没有,但杰克对她 的存在却极为不安,于是俩人达成了分开参加活动的协议。 一次出差中,杰克认识了泰勒,回家时发现公寓离奇地被炸毁,于是 他给泰勒打电话并住进了他家。当晚在泰勒的突发奇想下两个人进行 了一场搏击,竟然感觉非常好,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进来,最后泰 勒和杰克成立了一个“搏击俱乐部”。 因一次偶然,泰勒与玛拉发生了关系,杰克心有不快却故作无事。随 着“搏击俱乐部”规模与人数的不断扩大,泰勒开始煽动会员对社会 进行破坏,杰克在阻止他时却震惊地发现:“泰勒”与他是同一个人, 于是他拼命地不让自己制造的破坏计划实施??或许你会觉得大卫·芬 奇是那种非常固执的人,在这部充满末世情绪、暴力和大量象征与暗 喻的电影中,他继《异形 3》、《七宗罪》、《心理游戏》后再次表现了 对“黑色”的偏爱:黑色背景、黑色主题、黑色幽默,并由 “TheDustbrother”揉合了阴冷、怪异、幽默感和冲击力的电子摇滚 乐加以烘托。但《搏击俱乐部》绝不沉闷乏味,它把艺术性、思想性 和商业元素近乎无可挑剔地溶合在一起,既有对现代人精神与心理的 真诚关注,也有引起影迷足够尖叫的性感影星、mTV 式的影像、暴 力场面和笑料。 在叙事上,影片以倒叙展开,每个段落都伴以主人公杰克的自叙与独 白,巧妙地弥补了台词和影像在叙述上的缺陷,但与那些恪守着常用 叙事模式,不是过于坦白就是制造庸俗悬念的好莱坞电影最大的不同

还在于,《搏击俱乐部》并不低估观众的智力,比如说有些 段落之间没有明确的时空顺序,设置了一价值与分裂定的“阅读”障 碍,但观众只要一回味便能明白来龙去脉,虽然这加大了观众的投入 与参与意识,不过影片在过了大半之后突然地峰回路转告诉观众:杰 克与“泰勒”是同一个人,这不禁使人与片中的杰克一样摸不着头脑, 但如果接受了这一情节并由此展开分析的话,只能说杰克在发现真相 之前一直在人格严重分裂中幻想,而这种程度直达到自己也分不清自 己是谁的幻想的原因,只能解释为这两种极为对立的价值观在同一个 人身上的交锋与撕咬。其实影片曾给我们留下了一些线索,首先是影 片采用杰克自叙的方式,就像黑泽明在《罗生门》中所揭示:自叙带 有严重的主观色彩,是不可信的。 情节的铺垫则有在飞机上杰克与“泰勒”的公文包是一模一样的,两 个人都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等。还是让我们先把杰克与“泰勒”作 为两个独立的人看待:杰克是一个循规蹈矩非常正点的白领,拥有一 切被社会公认的价值—稳定的职业与收入、舒适的公寓、名牌的一切, 但在这些典型的中产阶级价值包围下的他,却在孤独空虚恐惧的痛苦 中无法自拔,他表情麻木、脸色苍白,没有活力也没有动力,失眠 6 个月,惶惶不可终日。与半死不活的杰克不同,“泰勒”是个彻底的物 质摒弃者,他受过大学教育,同样可以同杰克一样过上富足、无痛无 疾的生活,可他偏不,他偏要住烂房子,偏不穿板板正正的衣服,偏 要说话带“***”,仿佛从中产阶级价值观统治下出来的受虐狂,父亲 是狗屁,物质消费不仅是狗屁还是要命的地狱,上帝是狠心肠,也跟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