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俱乐部电影简介

搏击俱乐部简介《搏击俱乐部》是 20 世纪福斯电影公司于 1999 年发行的一部悬疑惊悚片,电影改编自恰克·帕拉尼克的同 名小说,由大卫·芬奇执导,布拉德·皮特、爱德华·诺顿、海 伦娜·伯翰·卡特等主演。

该片讲述了生活苦闷的泰勒为了找寻刺激与好友杰克组成 “搏击俱乐部”,在那里他们可以把一切不快的情绪宣泄,借着 自由搏击获得片刻快感的故事。

搏击俱乐部剧情简介杰克是一个大汽车公司的职员,也是一 个充满着中年危机意识的人,他非常憎恨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一 切,再加上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于是为了自我救治,他突发奇想, 决定参加团体咨询会。杰克先是参加了那些绝症患者的相互抚慰 团体,他接触到了一个全部由患睾丸癌的人组成的社团,杰克和 他们互相抚慰和哭泣,而且上了瘾。

一天,杰克遇到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他是一个浑身充满叛 逆、残酷和暴烈的行动力量的痞子英雄。刚一见面,泰勒就向杰 克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他要杰克痛打自己一顿,在对打中, 杰克体会到了搏斗的乐趣,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了好友。他们开始 创建“搏击俱乐部”:一个让人们不戴护具而徒手搏击,宗旨在 于发泄情绪的组织。俱乐部制定了一系列的活动规则:不许向他 人谈论俱乐部,只允许两人对打等等。

地下俱乐部开始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 国性的地下组织,所有的成员都将泰勒视为教父。泰勒以自己的 个性魔力和行动哲学吸引着那些盲从的人,他变得越来越偏激, 他让成员们到处滋事打架,到处搞破坏,砸汽车、放火、向顾客 的食物中小便,他的行为越来越疯狂。

杰克对于“搏击俱乐部”的现况及泰勒的行为越来越无法忍 受,同时,他还惊讶地发现泰勒还组织了一支军队,他要对社会 实行更大的报复。杰克决定疏远泰勒,但让他惊讶的是,每到一 处,他都被认为是泰勒,并被尊为教父。这让杰克受到了不小的 打击,他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谁,泰勒是谁。最终他惊恐地发现,

原来自己就是“泰勒”,泰勒是“我”的人性中的另一面,“我” 和“泰勒”是彼此的影子和幻象。

杰克向警察自首,泰勒也追踪而至,在他们的撕打搏斗中, 泰勒手中的枪自然地、魔术一般跑到杰克的手中。杰克无法击中 泰勒,于是将枪口对准了自己,可当枪响时,杰克却发现被击中 的人变成了泰勒,他化成了一道轻烟。

搏击俱乐部幕后花絮导演大卫·芬奇为该片拍了超过 1500 卷 胶片,比正常数量的三倍还多。

布拉德·皮特的角色最初是打算念一个真正的自制爆炸物配 方,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虑,电影制作人把这个配方换成了一个 虚构的不能用的配方。

虽然爱德华·诺顿在 1998 年的电影《赌王之王》里拒绝吸烟, 但在这部电影中,他确实真的抽烟了。

摄制组在一个城区住宅的外景地拍摄时,楼上的一个男住户 忍受不了拍摄的吵闹,扔了一个 40 盎司的啤酒瓶下来,瓶子虽然 打中了摄影导演杰夫柯林威斯,倒是没真正伤到他,这住户随后 被逮捕拘留了。

在拍摄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醉醺醺地打高尔夫的场 景中,他们真的喝醉了,于是高尔夫球被打得直接飞向了剧组的 给养车。

在影片预先设想中,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激动地发 现他们都讨厌新款的甲壳虫汽车,于是在电影里,观众能看见他 们用棒球棒敲一辆新款甲壳虫的场面。

电影里一桩故意破坏的行为是毁坏苹果的麦金塔什电脑,这 个破坏画面出现在电影的第 84 分钟。

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第一次打斗的那辆棕色旅行车, 是导演在 1997 年拍《心理游戏》时詹姆斯·里贝罗开车送迈克尔 道格拉斯去海岸无线电台的同一辆车。这车的挡风玻璃上还贴着 CRS 的标志。

片中的三个侦探的名字分别叫侦探安德鲁、侦探凯文和侦探 沃克。安德鲁·凯文·沃克其实是该片导演大卫·芬奇 1995 年拍 摄的电影《七宗罪》的作者。

当泰勒在机场跳进一个红色的敞篷车时,可以听见一个男的 叫到“嘿,那是我的车!”。

在泰勒的房子里,有本电影杂志的封面女郎是德鲁·巴里摩 尔,她是爱德华·诺顿的好朋友。

布拉德·皮特和海伦娜的床戏大多数是电脑合成的。 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在拍摄期间真的学会了如何制 造肥皂。 搏击俱乐部幕后制作拍摄手法 在拍摄《搏击俱乐部》的时候,导演大卫·芬奇借助了拍摄 MTV 的手法,将全片的故事结构设计得很复杂,从头至尾使用的画 外音,以“我”的第一人称叙述者来讲故事。这种方式能够在影 片中途随时打断讲述,即兴地插入其他内容,米乐M6这就使得导演能够 跳出既定情节,离题发挥自己想要表达的其他任何内容[7]。 角色选择 起先饰演女主角玛拉的女演员并不是海伦娜·伯翰·卡特, 而是瑞茜·威瑟斯彭。后来导演大卫·芬觉得瑞茜·威瑟斯彭太 年轻了,而威瑟斯彭也说这电影太黑暗了。因此玛拉角色的才改 由海伦娜·伯翰·卡特来饰演。此外柯特·拉夫和薇诺娜·赖德 也被考虑过来扮演玛拉这个角色。

搏击俱乐部影片评价黑色幽默的风格 影片挖掘愤青内心的不安全感,并赋予其黑色幽默的风格。 《搏击俱乐部》可以说是一出黑色喜剧,片中以死亡为主题的幽 默随处可见宝安日报评。这部具有强烈大卫·芬奇色彩、以死亡 为主题的黑色喜剧一反好莱坞商业片模式,映像狂放,手法天马 行空,情景怪诞核突,可谓一部视觉杰作搜狐网评。 独特的电影叙事 《搏击俱乐部》的故事不见得比《心理游戏》和《返老还童》 精彩,但是大卫·芬奇将隐藏在电影中的说教变成了赤裸裸的反 抗,特别是电影的主角有典型的人格分裂,这样就使电影看上去 一方面向社会问题开炮,一方面对个人内心刺探,仿佛在精神层 面陡然高大起来宋焘评。 大卫·芬奇用魔术之手构筑出了这部“心理武打片”,杰克 是失眠症患者,他找到一种方式治疗自己,就是恶作剧式的参加 各种疗伤团体,向陌生人倾述,痛哭一场后大睡一觉。倾述和忏 悔属于自揭伤疤,是用一种伤透自己的方式求得心理安慰,而只 向陌生人倾述则说明骨子还是在保护自己。他嘴上虚构自己有睾

丸癌参加疗伤讨论,内心的另一个人格泰勒在镜头里也开始闪现。 泰勒则是代表了一种真正用破坏甚至是自我伤害来证明自己、解 决问题的力量。正是利用泰勒,这个在电影中已经是虚构的人物, 《搏击俱乐部》才那么的锐利,那么的离经叛道。宋焘评。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