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娱乐APP

【体育全概念】从三大球看中国体育职业化

在球类项目中,三大球项目是最具影响力、群众最喜爱、参与度最高的体育项目,从竞技方面而言,三大球都属于周期长、投资大、回报低的项目。在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足、中国男女篮(男足、男排未出线)相继折戟沉沙,只有中国女排在逆境中强势崛起,一步一个脚印登上世界之巅。从小组赛遭遇三场失利,到淘汰赛连挫巴西、荷兰、塞尔维亚,中国女排在里约缔造了一段新的传奇,一扫连日来中国三大球持续失利的阴霾,力助中国军团在里约完美收官。更具现实意义的是,女排的成功也为整个中国三大球发展带来深刻的启迪——比女排待遇更好,职业化、市场化程度更高的篮球和足球,将何去何从?

理论上来说职业化程度越高的项目,成绩应该最好。但中国三大球交出的成绩单完全成为了一个悖论:职业化程度最低的排球由女排夺取了冠军,而男篮小组赛一场未赢出局,男足(U-23)更是没有去到里约。

在三大球项目中,足球启动职业化的事件是1994年,甲A联赛(现中超联赛)的创立,篮球是1995年甲A联赛(现CBA联赛)的创立,排球则是1996年排球联赛的创立,提出了所谓的职业化。可以说,三个项目的联赛开始进行所谓的“职业化”时间是差不多一样的。但时至今日,20年之后,中超联赛风生水起,转会市场标王身价一路飙升;CBA也从近几年进行了球队扩军,并尝试进行了选秀;而排球联赛似乎只能在央视体育新闻栏目中听到一点消息2015-2016赛季的女排联赛更是出现了“裸奔”(没有赞助商)的情况。

1996年中国排球确定了以实行主客场制为突破口的联赛改革方案。然而,随着中国女排重登巅峰,重国家队轻联赛的现象蔓延,联赛的市场化、职业化进程越来越缓慢,在建立完善的俱乐部体制、加大市场开发和商业推广方面,排球联赛几无寸进。2003-2004赛季,为了确保中国男排和女排参加世界杯等国际赛事,联赛一度出现了女排第一阶段比赛完全没有国家队球员参加,男排联赛甚至中间有长达两个月停赛期的怪现象。然而,20年过去了,排球联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观,2015年10月31日,2015赛季的排球联赛揭幕战正好赶上了中超收官战、CBA揭幕战的重量级赛事撞车。结果很显然,为了给中超和CBA的电视转播让路,排球联赛的揭幕战不得不挪到了中午进行。同中超和CBA相比,排球联赛实在是缺乏存在感。排球联赛甚至没有建立转会市场。

排球联赛的恶性循环由来已久,由于没有商业市场,各支队伍就更加依赖如全运会这样专业体制下赛事来获取利益,变得更加封闭,而缺乏交流让整个联赛死气沉沉,自然也得不到商业资本的青睐。同时,排球在三大球的成绩中整体来说应该是最好的,不时的夺冠刺激也让排球的职业化放不开手脚,毕竟足篮球职业化那么多年了,也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一旦职业化之后的成绩下降,这锅又该谁背呢?在这种情况下,排管中心与其职业化还不如维持现状。

职业化联赛,最大的特点就是外部资本的引入。职业联赛没有不花钱的,往往是谁的钱花的最多,谁的球队成绩越好。砸的钱越多,要想追求的回报也就越多,所以,大部分的资本都用来买外援,买不来外援的就买好的国内队员。于是,所谓的职业化篮球联赛,就是外援多了,球员的工资高了,但是外援多了,极大地压缩了国内球员的上场时间和球权;年轻球员上不来,国家队员间彼此不服,联赛打的热闹,球员却锻炼出不来。

姚明牵头成立的中职篮公司与篮协CBA联赛公司的博弈则凸显了篮协管理水平的落后,球队抱团倒逼联赛改革的情况也许在世界体育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篮协管理方式的落后,行政权力干预职业技术,也导致了职业化方向的跑偏。联赛好看了,但是裁判总是在比赛中抢镜。裁判的水平基本上跟不上联赛发展的程度。主场哨问题每年都有但是屡禁不止,主要原因就是篮球管理的强度不够,黑哨的成本太低,大家见怪不怪,甚至成为联赛的潜规则。球员比赛中甚至比赛后发生冲突,2015-2016赛季的CBA 总决赛更是一场闹剧。篮协以罚代管,甚至迟迟难以给出处理结果,无形中放纵了球场暴力行为。CBA管办分离终于实现,但是却是上层行政强制干预的结果,姚明成立中职篮公司,威胁到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于是篮协极为罕见的火速成立CBA联赛公司成立。利益过分的渗透到职业化联赛中,代替了职业发展的规律。

另外,CBA联赛的赛制太短,对于没进入季后赛的球队来说,每年仅有4个月在比赛,即使进入季后赛还是存在6个月的空白期。CBA不设立升降级的制度表面上是为了和国际接轨,但实际上的效果却出现了部分球队摆烂以获得下赛季三外援资格。对于次级联赛NBL的球队来说也无法给予太大的激励。唯一欣慰的是,CBA的选秀某种程度上给了大学生球员进入职业联赛的机会。尽管选秀制度还不太健全,也有球队放弃选秀权,但毕竟开了职业联赛和大学生联赛对接的先河。假以时日,有大学生联赛背景的球员必定会在CBA联赛占有一席之地。

在三大球中,职业化程度最高的就是中超联赛了。对于中超联赛来说,广州恒大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从恒大历史性三年两亚冠到创纪录的中超五连冠,恒大给中国足球带来的不仅仅是金元时代,更是史无前例的影响力和巨大的商业价值。从2013赛季平安保险4年6亿冠名中超到2015赛季中超5年80亿天价版权费,从恒大地产集团到阿里苏宁电商进军中超,中超真正成为了一个大蛋糕,各方都想分一杯羹。中超做大做强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尽管中超联赛的职业化程度是最高的,中超联赛还是存在许多的问题,裁判问题作为老生常谈的问题,也一直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方式,足协的管理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2015赛季郜林的禁赛(广州恒大客场打辽宁宏运,恒大球员郜林及家人被全场球迷谩骂,郜林进球后作出扇耳光的庆祝动作)就体现出了足协的处理方式有问题,球员不能被道德绑架,而足协对于辽宁赛区的处罚基本可以忽略。

在9.1日刚刚结束得国足世预赛十二强赛的首场比赛中,国足客场2:3负于亚洲排名第二的韩国队,国足在场面上的表现其实是可以的。特别是下半场最后20分钟,国足几乎全场压制韩国队,在0:3落后的时候也没有崩盘,不得不说中超的职业化对于球员的影响还是十分积极的。如此下去,国足进军2018世界杯还是有可能的。其实,不管是否进军,10场和亚洲强队真刀真枪的比赛对于国足只能是受益。对于赞助商、对于承办商、对于有野心的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极大地机遇。十二强赛更是一个极大地商业盛会。

表面上看好像是中国三大球职业化程度越高,成绩越差。实际上却是中国三大球职业化程度都不高,即使足球是最高的,但对于全世界来说其职业化程度还是不算高。无论是中超联赛还是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对职业化改革的探讨和实践都进入了新阶段,改革势必要有不同于以往的明显举措。改革,既应当吸收职业体育发达国家的经验,又要充分建立在我国职业体育发展的实际情况上,找到合适的模式与发展路径。足球是中国体育职业化的突破口。足球所实践的管办分离,示范效应非常重要,所以在执行过程中也要慎重。足球改革先行的很多事情,比如转会注册、体能测试、外援摘牌制等,都被其他体育项目效仿过。足协改革,是其他体育项目改革的重要参照,甚至是其他行业改革的重要参照。

职业体育可以说是中国体育改革的先行者。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足球、篮球为先导,中国体育开启了从专业体育向职业体育的艰难转型,时至今日,这个转型尚未结束,中国的职业体育仍然处在起步阶段,行业发展依然面临重重困境与挑战。无论怎样,寻求冲破制约职业体育发展的观念障碍和体制障碍的种种尝试,将为中国体育新一轮的改革提供宝贵的经验。